[译]非洲种可可豆的农民第一次品尝巧克力

guohua05942014-03-01 21:45:06比咕视角 / 每日一文

在翻译之前吐嘈一下,上图就是可可豆,比我想像中要大得多哈,我一直以为和所谓的黄豆豌豆之类称为豆类一样大小呢。这篇CNN报导的文章说的是Abidian,中文叫“阿比让”,是一个非洲西部的国家“科特迪瓦”的最大港口城市,刚刚wiki一下这个城市,看到维基百科下过特意留下的城市温度,吓了一跳,每个月的温度都可以算是酷暑呀,最高温度四十几度有好几个月,最高温其它也都三十几度,我依稀记得上海2013年夏天最高温40度那几天那个热呀,可以预见的是他们第一次吃上巧克力应该是流质的吧,应该会化了吧。下面是译文。

来自科特迪瓦 阿比让 CNN报道--在我下飞机到阿比让的时候,飞机商务舱分发的免费高级巧克力让我想起来我马上就要登陆制造巧克力生产源的地方了。虽然我深入探讨过巧克力的经济,作为巧克力的主要原材料可可豆,我意识到需要去了解那些种可可豆的农民们是怎么看待这些我们平常可以自由吃到的巧克力。潜意识里告诉我可能用得着巧克力,于是我在飞机上拿了盒巧克力。

一周以后,在一个离阿比让往返需要不到一个小时的农场里,我花费了好几天都在讲产业经济,并且尝试弄明白我所见到当地可怕的贫困的原因是什么。在此期间,我见过病倒的树和参观实验农场,参加合作会议和部落会议,可就是没有见到任何巧克力。在这个村子里,只有一个摆地摊的小地方,卖着饼干、水果和各种特别用途的抗生素,说实在的这些抗生素不应该不遵行医生的建议这样随便乱用的。(哦,My God,本来以为我朝医院随便挂水用抗生素太泛滥了,这非洲兄弟竟然直接当地摊货卖!)但就是一点儿巧克力也没看到,当然我知道巧克力在那么热的天气下会熔化的,但总有些奇怪吧,有巧克力的地方一个也找不到。

但随后我弄明白了,这些农民和他们的家人们竟然都没有尝过巧克力,让我单独给你分析分析是哪些原因造成酱紫的。

在我亲身体验之前,我以为说生产这些豆的农民没有品尝到最终的产品的说法是纯属虚构的。但就这一次农场中的会议,我决定看看他们怎么看待这些巧克力的。跟着我一起拍摄雀巢Nestle的制片人马特-柏西瓦尔还有一些Kit Kats巧克力棒(很显然样子都糟透了,因为放他盒子里一个星期啦),当然还有我的一盒豪华高级的巧克力,就是之前飞机上面拿的。我们决定做一次巧克力品尝活动,马上我们意识到这里的规定要由部落里的年长者先品尝巧克力棒,这次活动成为我此行重要的可可豆经济学。年长的老人们吃了这些有些不起眼的巧克力后竟然都露出没有牙齿的笑容,有太多的欢笑。然后住在附近的小孩子们就闹着要吃这个东西,虽然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呵呵。

Kit Kats巧克力棒明显被年长者吃完不够啦,然后我们就打开那盒豪华高级的巧克力。打开的时候我还想尝试解释这些看上去不同巧克力的不同成份,比如有一些是含有坚果的,还有一些是带草莓冰淇淋的,没用,一个接一个地,先是年长者,然后就是小孩子,争抢着品尝,有一位妇女还受不了了想要更多。

如果就说这些的话你马上会说这都是些弄些噱头,但是农民们明显很精明的,他们想知道我为一根巧克力棒付了多少钱买的,当我告诉他们一根巧克力棒要一美元的时候,他们感到震惊和困惑。他们在这个产业中拿到的利润小到一公斤只有1.5美元。这是一个农民收入微薄,但他们没有表示痛苦,至少现在没有这样。他们继续说是我们的可可豆造出了这个东西,这是他们参与到产业经济中的自豪感。

我问我自己,为什么巧克力产业的制造商、加工商和分销商没有努力去让这些农民知道他们最终的产品是怎么创造的。讽剌者也许要说因为他们不想让农民知道他们的农作物对于公司来说是多么宝贵的东西,但我心理不这么想。在我开车回来的路上一直思考这个他们品尝巧克力的事情。

让这些农民们知道他们的最终产物不会让他们感到失望的,他们会意识到自豪感的,像他们这第一次吃到巧克力时那样。在我飞回家的航班上,当我看着发给我手上的巧克力盒,或者在吃一根巧克力棒的时候,我微笑起来,因为全球每秒有150根巧克力棒被吃掉,我也希望那些农民和孩子们再次吃上巧克力的时候不会太远。

翻译原文:http://edition.cnn.com/2014/02/27/business/freedom-cocoa-nomics-cocolate-bar/index.html?hpt=hp_c3

文章评论
比咕搜索引擎定制与数据分析技术服务
最新评论
比咕网移动端APP下载

iPhone、Android 手机
扫描二维码下载安装

(可以使用QQ,微博等的扫描二维码功能)